我是大哥的眼镜片

醒来觉得,甚是爱你。

开学学业较忙,更新不定时。

也不知道今天更不更文

占tag。
啊啊啊啊!!!情人节虐狗计划真不是盖的,被基友拉出去逛了一天,浑身都疼。被他们虐狗虐的直到现在才回过神来今天是情人节,然而……我还没码字[忏悔状]具体更不更文看我能不能码完吧。

【杂谈】功底是山,圈子为海——论同人写作的质量与热度

佼佼猪:

天!读了原lo文之后,觉得我这种水平的人还一叶障目、自我膨胀,简直不知羞。那些不自量力的心思看了lo主的观点之后都没了,好文!醍醐灌顶!


在写作中的确会遇到这些困惑或者是被这些指标数据绑架,因而丧失信心,难以坚持。但最后当你完成你的故事,并跳出这个时不时要打开软件看热度的圈之后,应该说,热度的高低并不是让你最激动的事,而是热度和评论背后,那种茫茫人海之中,你看到我,看到我的故事,并和我一起感受这个故事从诞生到发展再到结束的过程,和那些想要感谢你们陪伴了我的坚持的情感。


再热的圈子,也都有冷掉的时候。再吓人的热度,都是好汉莫提当年勇。


多少六朝兴废事,尽入渔樵闲话。



林朵:



接触同人圈有一段时间了,冷圈热圈也都算见识过,发现一种很普遍现象,有些同人文品质极佳但是应者寥寥,有些同人文水准平平但却追捧者甚众。

     


 

     


当然,这是将不同圈子的文放在一起比较得出的结论。客观的说,若只看单个同人圈,其同人作品的质量与热度大致还是成正比的。但是把不同的同人圈放在一起,圈子热度对同人作品可提供的支持就要远远大于作品质量本身。

     


 

     


举个例子,曾见过某作品衍生同人文在LOFT上热度动辄数百的超级热圈,会有写手只因热度不足百便生气扬言要封笔撤文;也见过某些超级冷圈,苦苦坚守的写手热度不过二三十便已欣喜若狂。——虽然从我主观感受而言,后者的写作功底大约要甩前者百八十条长安街,奈何有句老话说的好,形势永远比人强啊。

     


 

     


这种现象可以用一个比喻来概括,即个人写作功底就像山的绝对海拔,靠的是写作者的自身积淀,成就的是作品本身的质量好坏;而圈子的冷热就像海平面的起伏,决定了山的相对海拔,呈现的是观者的多寡与反响。若圈冷水深,高山也给淹没成深海暗礁;若圈热水浅,低丘也能托起做平地险峰。

     


 

     


这是一种专属于同人圈的有趣现象,也是使其区别于原创圈的一大特征——因为从某种意义上而言,原创圈不存在冷圈热圈之分,所有作品同属一个圈,互为竞争对手——这种特征本身是客观存在的,但写作者身处其中,就不免要受其影响,甚至产生误会。

     


 

     


而这其中最大的误会莫过于,在圈子的冷热不均中,错误地评价自身写作水平,进而产生一系列的后续误判。

     


 

     


于是我们就能经常能在同人圈里看见这样两种现象,一种是有人在热圈中自我膨胀的厉害,以为自己的写作水平已达“一览众山小”的境界,忽视了这热度其实有一大半要归功于原作和圈子,对原作与同好都缺乏应有的尊重和友善;另一种呢,则是有人在冷圈中自我怀疑,对自己的期许与磨砺都在无人反馈的局面下难以为继,甚至心灰意冷,不再提笔,白白浪费了不错的天赋和基础,真是让人惋惜的很。

     


 

     


以上两种情况虽然表象不同,但内里却是相通的:都是写作者被圈子这面凹凸镜所折射出来的假象所迷惑,忘了一点,任海平面潮起潮落,山的绝对高度可是始终如一的。

     


 

     


当然,这么说也不完全准确,因为山的绝对高度也可能提升或崩塌,但这与圈子冷热无关,看的是写作者本身是坚持还是懈怠,自身功底是进步还是退后。

     


 

     


而这才是能真正留给写作者的东西。

     


 

     


至于圈子冷热能带来的,不过是一时的孤单或虚荣。

     


 

     


无论圈热时被称为什么大手大触,倘若没有自身过硬的实力为基础,等圈子一散,往往会被立即打回原形,昔日荣光难再续。

     


 

     


这种现象是由同人圈是以特定粉丝群体为基础的客观事实决定的,长远看来既不会灭失,也不会轻易改变。在这样的环境下,每一位同人写手,在享受或忍耐写作的过程中,不妨也停下片刻,问问自己究竟想要的是什么。

     


 

     


再热的同人圈也总有冷却的一天,若有谁想热闹之后还能为自己积攒点什么,那就务必不要执念于一时的冷热,毕竟大部分同人圈子从热到冷的时长总是很有限,往往达不到让人潜心磨砺的程度,总是跟着热度跑就难免落入急躁的陷阱,只求当下,不谋长远。沉下心来,老老实实打磨自己,才是跨越单个圈子局限的唯一出路。

     


 

     


要知道,热圈的超级大手必然在人看不到的地方也有过孤独的坚守,要想成为超脱于圈子的存在,达到“不是别人喜欢看什么我就写什么,而是我写什么别人就喜欢看什么”的神之境界,必须付出非凡的努力,不是光靠投机取巧浑几个热圈、写几个热梗就能长盛不衰的。

     


 

     


若参与同人写作只是想追求一时的愉快热闹,那就一定要时时抓紧新兴的热圈,经典的热梗,切莫落单。只要圈子捧场的人足够,即使写作水准止步不前,同样的故事模式套入不同的圈子,也总会有新的观众,新的赞美。

     


 

     


虽说这种做法可能有些取巧,但这也是个人的自由选择,无可厚非。以开心为目的同人写作向来最是愉快,可在这份愉快之中,也应当对自身底子保持清醒的认知,不要过早对追捧与赞美沾沾自喜。

     


 

     


毕竟,同人圈也与这世间的许多平台一样,脱离了它巍峨如山的根基,毫无积累的个人,就如那打水漂的石子,短暂地弹升几次,便会被涌起的浪潮淹没,什么也留不下了。

     



     


END

     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    


此文为我为同人圈的纷繁现象所做的《同人是个什么圈》总结系列文之一,如果有谁对该系列其他文感兴趣,请移步如下:

     


(1)《同人写作,一场注定要分手的恋爱》——论同人写作的热情与失落

     


(2)《成为朋友的前提不是CP,是三观》——论同好交往之基础

     


(3)《多写了三五篇》——论同人写手们期待回复的梦想与惨状

     


(4)《小透明》——论冷门写手之悲苦处境

     


(5)《译者之歌》——向同人圈的翻译们致敬

     


(6)《当我们谈论AU时是在谈论什么》——对AU类型同人文的深入剖析

     


(7)论同人写手与青楼姑娘的相似性——对同人写手的状态及处境调侃

     


(8)《勿忘初心,方得始终》——对同人写作的初心探讨

     





【伪装者】假面(现代黑道ABO/主楼诚,台丽,风镜)

chapter4·预告

他记得原来他在巴黎经常听明诚念的一首诗里的一句:“从前的日子变得慢,车 马邮件都慢,一生只够爱一个人”。

他希望现在的这种日子变得慢一点,他会分外珍惜。

“阿诚,别怕。”明楼慢慢靠近缩在墙角里衣衫不整的人,他想把他抱住,占有他,让他感受自己的温度。他不知道他自己有多诱人,多么引人犯罪。
alpha浓烈的信息素猛的迸溅在微凉的空气里,和omega香甜的信息素相互碰撞,相互交融。像是在一把已经毫无水分的干草上点了一把火,一把能燎原的浓浓烈火。这把火一寸一寸侵占着omega的神经,直击他最后一道防线。

“大哥……大哥……”一遍一遍喊着他的名字,视线一会清晰,一会模糊,他想通过呼喊他来得到安全感。可这欲火焚身般的感觉来的猛烈,混上这熟悉的信息素,明诚感觉自己要疯了。
他想被他贯穿,想被他咬破腺体被他标记,想被他狠狠占有。

这是一个发情的omega在一片混沌的意识里,唯一清晰的三个欲望。

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“明台,明亮的明,楼台的台。”
“你姐姐,是明镜?”
“您知道家姐?”
“……一个故人罢了。”
王天风抿了口红酒,隔着透明的高脚杯,里面暗红色的液体显得浑浊,仿佛封存了一段往事。
一个故人,罢了。

唠嗑大会
好吧我食言了,这章有肉,可我写着写着就超字数了,我还需要改一改,放个预告,亲们先随意感受一下吧。

【伪装者】假面(现代黑道ABO/主楼诚,台丽,风镜)

chapter3
夜幕降临,笼罩着整座城市。
车子驶进明公馆,明诚将车熄了火,透过后视镜看坐在后座闭目养神的明楼,半晌没说话。
睁开眼睛,看着一脸憋屈的人,明楼问道:“怎么还不下车?我还等着吃饭呢。”
就知道吃。明诚腹诽。
“大哥,咱先对一下词儿吧,一会儿好应付大姐。”
“……”
被弟弟这话一点,明楼才想起早晨他俩出门前,大姐千叮咛万嘱咐地说要他俩下了班就回家,晚上要给明台送行。
下午的事太多了,他一忙就忘了这茬。
“你怎么不提醒我?”明楼气得一拍副驾驶的座的椅背。
在明家忤逆了大姐的话,那是死路一条。明楼还能清晰地记着当年他正是年少轻狂,背着明镜出去凌晨才回家,回去后还没来及开口解释就被明镜摔了的杯子封了嘴,还被罚跪小祠堂一夜,跪得第二天早上都是明诚掺着他下的楼。
明诚也觉得委屈,转头看着明楼,一双鹿眸瞪得老大,“噢,你这是怪我啊,我下午不也是一堆事,你杀完人我还得收拾烂摊子,你现在倒是怪起我来了。”
“你!你,唉……”极少的吃瘪,明楼愣是“你”了半天也没说出话,伸出手指着二弟叹了口气,“算了,见机行事吧。”
在门口两人做了一番思想斗争,又用极为幼稚的“石头剪刀布”决定了谁去当那撞枪口的“出头鸟”。
幽怨地看了眼明诚,他举着“剪刀手”一脸得意。明楼想说“三局两胜”,话刚到嘴边,便被堵住了话头。
“大哥,愿赌服输。”
明楼很懊恼地放下手,暗嗔了句自己的运气差,硬着头皮去推门。
明楼推了门,没推开:“瞧,门都没让阿香给留。”
明诚将钥匙递给明楼,抬了抬下巴示意他去开门。明楼看着手里的钥匙,“你连门都要我开啊?”
“做戏做足,开门红。”
还开门红?明楼抬手作势要拿他,“臭小子,你最近皮痒痒。”
“哥,我错了,我错了。”明诚连忙求饶,叫他赶紧开门。

“大姐,我回来了。”明楼故意放大声音喊了句。
屋里没人应声,楼诚二人面面相觑。明楼伸手指了指里屋,用口型对明诚说:“生气了。”
明诚点头,安抚似得拍了拍他的后背,伸手帮他把西装外套脱下,放在臂弯处。
今儿这一顿骂是免不了了。
两人往客厅走,离老远就瞧见明镜端坐在餐桌主位上,明台则坐在一旁托着腮帮子咬筷子。
看见两个哥哥站在门口,明台立刻来了精神,“大哥,阿诚哥,你们回来了。”
明诚立刻给明台使眼色,让他坐下消停点。看见阿诚哥一瞪眼,明台立刻后怕地坐下。
他可不敢惹他阿诚哥,小时候挨揍还少吗?
“大姐,我回来了。”明楼走到餐桌旁站在。
明镜冷哼一声,“哟,你还知道回来啊?”
见明镜这样说,明楼笑了,“大姐您说的,我不回来去哪儿啊?这是我的家。”
“你还知道这是你家?你弟弟明天就要出国了,你今天为什么和阿诚回来这么晚?我早上的话你俩都当耳旁风是不是?”听了明楼的话,明镜气不打一处来,一拍桌子站了起来,又把“枪口”指向站在一旁拿着衣服的明诚,“还有阿诚,你怎么也不知道提醒着点明楼?他没时间观念你也没有啊?”
明诚张了张嘴刚要叫冤,明楼就开口了,“大姐,您先别生气,气坏了身子不好。”扶着明镜的肩膀让她坐下,“今天诊所要下班的时候,来了个原来在巴黎的老病人,人家大老远赶来我又不好拒人家不是,再说了,我当时出事儿的时候人家也帮衬了把。这不,聊着聊着就晚了时间。”
一听是巴黎的人,明镜便也气不起来,看了一眼明楼握紧了他的手叹了口气:“唉,也是苦了你了,千万别太劳累,你的身体你也知道,姐姐也不多说。”
明楼拍了拍明镜的手,柔声安慰道:“您别担心,我的身子骨我明白。”
看明镜的态度软了下来,一旁的明台连忙开口道:“大姐,别让大哥站那儿了,都几点了我快饿死了。”
“你俩也累一天了赶紧坐下吃饭吧。”明镜自顾自给明台夹了一筷子黄瓜,让站着的两人坐下吃饭。

唠嗑大会
今天是除夕这章楼诚二人很轻松,小小的过度,往后就不会有这么轻松的场面了。前两天帮着家里布置了点东西码字码得少,今明两天连更,不出意外的话明天楼诚的部分有肉渣,风镜会有回忆杀。

还有什么没说的???

心略塞,特别是阅读量和热度

扼喉:

1.推荐不算热度对创作者打击太大。
2.阅读数和热度的强烈对比下对创作者的打击更大。
3.新logo太丑。
4.首页显示评论太糟心。
5.个人主页不按月份排版更糟心。
6.推荐作为分享文章的重要渠道请把它放在显眼的位置。
7.手机客户端能复制文字了,那原创者的权益怎么办?
8.说到原创者权益,不得不说请增添拒绝转载的功能选项。
9.没有人想要一个qq和微博结合的充满山寨气息的low到底的lofter。


还有 以下意见针对客户端 针对每一版本的客户端
希望能取消双击点赞。
希望能改变字体大小。
希望能分享音乐。
希望能艾特用户。
希望能贴链接。


但是,loftet你会改吗?有程序员和设计师care吗?
呵呵。

点梗里的手写,字丑勿嫌。新年快乐。

【伪装者】假面(现代黑道ABO/主楼诚,台丽,风镜)

人设皆是大写的苏
微黑化,帅起来都是他们的,ooc起来都是我的。
今天先把人设放上来,今天发烧,明天再放正文,欢迎留言。

[人设]
明楼:alpha,明家大少,伪beta。由于几年前在巴黎生过一场大病,便用这个事情做伪装。稳重,待人彬彬有礼,面具下是常人看不见的老练,毒辣。心理医生,表面上是一个药罐子,内里则掌管明家名下的所有黑生意。代号毒蛇。

明诚:omega,伪beta。十岁被明家收养,表面上是明楼的助理,催眠师。实则是明楼的副手,高级黑客。被明楼养大与其亦兄亦师亦友(?)。代号青瓷。

明台:alpha,明家三少,伪beta。明家幼子,从小在蜜罐子里长大,却对家族内部的一些秘密甚是感兴趣。在被哥哥明楼送去巴黎留学的途中被王天风带走训练成为杀手,与于曼丽的情感纠缠不清。代号毒蝎。

明镜:alpha,明家大小姐,伪beta。明氏企业掌管人,明楼的亲姐姐。女子中少见的alpha,少年时家族本是想把她作为杀手训练,后来明锐东去世,不得已放弃训练,接管明氏企业。与王天风有过一段不为人知的故事。

于曼丽:omega,和明台在训练时相识并成为搭档。表面上是孤儿,实则是警局安插的卧底。发现自己对明台的情感后只能用逃避来掩饰。

王天风:alpha,明台训练时的老师。行动敏捷,出手狠厉,为人不留情面。和明楼相识,两人不对头,却互相知晓对方身份。对自己和明镜的过去绝口不提。代号毒蜂。

汪曼春:beta,明楼的师妹,和明楼原来是恋人。因为其叔父蓄谋害死明锐东,两人被明镜拆散。明楼离开去巴黎后变得阴狠,终是找不回原本的美好。

【其余配角暂时不写】

【楼诚】吾名(主巴黎/少年)

占个tag,本章有伪双毒的成分在,不适者可跳过。

『伍』
走在通往学校绿化林的小路上,明楼神色严峻。
“明老师,明老师。”明楼脚步一顿,闻声回头。
“有什么问题吗?”
站在明楼对面的女孩金发如瀑,一双碧眼似春水荡漾,眼神中掩饰不了的爱慕。
明显是跟过来的。
女孩翻开手里的课本指着上面的一道意为“世界经济观”的主观题,开口道:“老师,你上课说过,经济学在于严谨更在于调查相较。您是东方人,能给我讲讲东方的经济现状吗?”
接过书本,明楼微微偏头冲女孩一笑,说道:“中国经济就像一面照到现实中的镜子,通透且平滑。不可只看表面,慢慢参悟,则能看出其中暗藏汹涌。”
“世界之大,而国别经济的差异,导致大国国家经济政策有很大的外溢性,对其他国家的经济影响也很大。”明楼顿了顿,“所以,世界经济不可容下弱者,强者为胜。”
“老师您教课真好。”女孩一脸钦佩。
明楼将书放回她手里对她微微一笑,“很荣幸得到您的夸奖。”
看着明楼的笑颜,女孩霎时间双颊绯红,喏喏地问道:“那,您愿意和我去看大世界吗?”
明楼抿唇轻笑:“ 世界很大,我们深处这个世界,只要去享受生活,我们就会发现世界的美好,换言之,只要你愿意,我每天都在陪你看世界。”
明楼瞅了眼时间,抱歉道:“你瞧,我是越来越没有时间观念。和您聊天很愉快,明天见。”
女孩低头浅笑,羞涩地向明楼道了别,跑向远处。
“日子过得很惬意啊。”声音中充斥着嘲讽,明楼还未来及回应,耳畔便一阵拳风而过。明楼后退几步,他知道,王天风是手下留情了,不然他也说不准自己能不能躲过那一拳。
“在巴黎待的不错,泡泡女人喝喝咖啡,很符合你的气质。”王天风甩了甩拳头。
明楼瞥了他一眼,“你叫我来就是想冷嘲热讽我一顿?那么不好意思,恕难奉陪。”
“让我说中了是吗?”王天风挑衅,“你以为跑到巴黎,我就找不到你了?你也真能躲懒。”
“少废话,有事就说,不说就给我消失。”
王天风敛起挑衅的神色,正色道:“上头下达命令,今晚暗杀共党行动组,全部歼灭。”
“什么时候的电报?”
“三天前。”
“你为什么不早告诉我?”
“有必要吗?”
“你!”明楼一时气结,食指指着王天风,却突然明白了什么,诧异道,“你已经计划好了?”
王天风没回话,明楼心里一空,他笃定王天风一定以已经有了计划。
明楼锐利的目光扫了过去,上前一把拽住王天风的领口,“我告诉你,你不许胡来。”
“我做什么还用不着你来教我。”王天风扯下明楼的手。
“我需要知道你所有的战略部署。”
“无可奉告。”王天风眯眸,拽着明楼的领带拉近距离,在他耳畔小声道,“你只需要配合我行动。”
“晚上九点,香榭丽舍街见。”
明楼单手支头坐在办公桌前小憩,午后的阳光暖洋洋的,透过办公室的窗户笼罩着明楼身上。
屋外有人敲响了办公室的门,屋内正午睡的人皱了皱眉,“进来。”一开口才发现自己的声音沙哑的不成样子。
明诚推开门,看着明楼的睡眼朦胧有些担心地问道:“昨天没睡好吗?”
“倒时差。不知怎的有点恋床,换了个地儿倒是有点不习惯了。”又打了个哈欠,明楼回答道,“下午没有课吗?怎么跑我这来了?”
“啊,没课。学校马上要有什么舞会,班里同学和老师都去布置了。”明诚坐到明楼对面的椅子上。
明楼给他倒了杯水,“你怎么不去啊,不合群可不好。”
“你知道我不喜欢跳舞,也不愿意掺乎那些事。我跟教授请过假了,说我大哥来巴黎了,我得去照顾他。”
“你照顾我什么了?”明楼闻言挑眉。
“这还真是活脱脱的农夫与蛇啊。”听到蛇,明楼明显一愣,明诚没有发觉继续道,“照顾你衣食住行,多大人了饭都不会做。”明诚撇撇嘴,“对了,我今天晚上晚点回去,你就自己随便吃点吧。”
明楼坐直身子:“你去哪?”
“我去勤工俭学,给香榭丽舍街上的花店送配方。”
明楼双唇微张,香榭丽舍街?他抬眸迅速打量着明诚。
“大哥,你怎么了?”
“啊?哦,没事。早点回来。”明楼回神,朝明诚点点头。
直到听见关门的声音,明楼终于回过神来。
真的,会那么巧吗?

唠嗑大会
前两天有事没更,跟大家陪个不是。